<p id="bfpnl"></p>

                <dfn id="bfpnl"><form id="bfpnl"></form></dfn>

                  <thead id="bfpnl"><th id="bfpnl"></th></thead>
                  <dl id="bfpnl"></dl>

                    網站公告:鹽山縣捌方管道制造有限公司

                    全國服務熱線:18031709667

                    聯系我們

                    全國服務熱線:
                    National Service
                    Hotline:

                    18031709667

                    • 手機:0317-5205168
                    • 郵箱:345970545@qq.com
                    • 地址:滄州市鹽山五里窯工業區

                    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金屬礦業還會“虎虎生威”嗎?

                    發布時間:2022-02-27點擊量:3

                      

                     手機:18031709667 鹽山縣捌方管道制造有限公司(簡稱“捌方管道”)改名于2014年4月14日,位于河北省滄州市。是一家生產銷售管夾、支痤,彈簧支吊架的廠家。生產及銷售各種電廠,石化,消防,水暖,給排水,污水處理,等管道配件雜項附件。管路支吊架,藍式過濾器,T型過濾器,Y型過濾器,阻火器,阻火呼吸人孔,泄壓人孔,呼吸閥,直通視鏡,容器視鏡,各種材質金屬軟管,波紋補償器,防爆門,絕緣接頭,絕緣法蘭,水流指示器,排水漏斗,吸水喇叭口,溢流喇叭口,罩型通氣帽,伸縮接頭,雙法蘭傳力接頭,彈簧支吊架管道支吊架管夾 支座 管座 長管夾 三孔短管夾 雙孔短管夾 立管管夾 焊接管座 管部   根部 碟簧支吊架 支座裝置 花蘭螺絲 吊耳 德標彈簧 煙風煤粉管道零部件(六道零部件)(包括非標件的設計及制造)產品適用于核電廠 火力發電廠 鍋爐行業 石油化工企業等。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我國累計生產生鐵86857萬噸、粗鋼103279萬噸和鋼材133667萬噸,分別同比下降4.3%、3.0%和增長0.6%;10種有色金屬的產量為6454萬噸,同比增長5.4%,其中原鋁3850萬噸,同比增長4.8%。

                      從以上數據看,2021年,在我國對鋼鐵行業采取嚴格限制產量的措施下,粗鋼產量已由2020年的10.65億噸回落3%至10.33億噸。若未來持續采取這樣嚴格的產量控制措施,2020年或是中國粗鋼產量的絕對峰值,而從2021年起,中國粗鋼已進入產量峰值區間震蕩。對于10種有色金屬而言,2021年超6400萬噸的產量也基本意味著我國有色金屬產量繼粗鋼后進入產量峰值區間,未來產量高位震蕩的可能性較大。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統計,2021年,我國累計進口鐵礦砂及其精礦112431.5萬噸、銅礦砂及其精礦2340.4萬噸、鋁礦砂及其精礦10737萬噸,分別同比下降3.9%、上升7.6%、下降3.8%。這3個數字充分表明了目前我國金屬礦業三大商品的運行特征,即粗鋼產量被嚴格控制、電解鋁因耗能而被嚴格壓減產能,只有銅因國內產能仍有增加而帶來原料端進口數量的增加。如果按以上數據以及中國鋼鐵、有色金屬行業的產能利用率數據推算,截至2021年底,我國粗鋼產能約13億噸,精煉銅產能約1300萬噸,電解鋁產能約4300萬噸。

                      在行業利潤方面,2021年全年,全國金屬礦業累計營業收入達175629.5億元、錄得利潤8660.3億元,創歷史新高,占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87092.1億元)的近10.0%;行業利潤同比增長85.11%,同比增速遠快于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平均同比增速(34.3%)。其中,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實現營業收入約96662.3億元、占金屬礦業合計值的55%,實現利潤4240.9億元、占金屬礦業總利潤的近49%。2021年,我國有色金屬礦業、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的行業利潤同比增幅較黑色金屬礦業、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大,一定程度上也說明了作為黑色金屬主要原料的鐵礦石商品價格被完全操控、原料大幅吞噬了黑色金屬行業利潤的現狀以及在國內再生金屬供應乏力的情況下,我國金屬礦業整體對進口資源不得已高度依賴的現狀。同時,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21年11月和12月,我國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當月營業利潤只有83.8億元和88億元,這兩個數據也充分顯示了我國鋼鐵行業受控于原料端的窘迫現狀。

                      綜合來看,2021年,在國家穩物價、穩工作、穩供應、穩物價的要求下,我國金屬礦業在“雙碳”的嚴格要求下繼續實現穩定扎實的發展,繼續發揮著國民經濟基礎支柱的作用,并有力地支撐了我國經濟在新發展格局下的轉型發展。

                      主要金屬礦產品價格年均漲幅過五成

                      2021年,金屬價格普漲,包括銅、鋅、鎳、鈷、碳酸鋰、鎢、銻、螺紋鋼、鐵礦石在內的主要黑色及有色金屬26種代表商品全年價格平均漲幅達57%。在這26種主要品種中,除鐵礦石、黃金、白銀的價格出現下跌外,碳酸鋰價格漲幅最大,達到438%;鎂的價格漲幅達到212%;電解錳價格上漲189%;鈷礦和輕稀土(氧化鐠釹)的漲幅也超過100%。整體新能源材料金屬價格全年漲幅平均為183%。反觀基本金屬,平均價格上漲約34%,中國傳統的優勢小金屬(如鎢、銻、鉬、釩、鈦等)的平均漲幅只有40%。在26種主要金屬品種中,2021年末價格較去年初下降的3個商品中,黃金和白銀的貴金屬避險功能使其在2021年全球經濟疫后恢復的大環境下價格略有下降,而鐵礦石價格全年28%的跌幅則屬于炒作資本在中國壓減產量措施下被迫的暫時性回撤。即便如此,2021年鐵礦石年均價格(普氏價格)依然同比上漲了46%,接近26種金屬品種的平均漲幅。這一現象背后隱藏的問題值得認真思考。

                      應該說,2021年金屬價格全線上行主要是因為2020年開始的、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這場疫情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世界各國為克服疫情影響,紛紛采用量化寬松的財政政策刺激經濟發展。據相關消息稱,2020年3月~2021年9月,全球各國量化寬松政策釋放的資金累計高達16萬億美元,相當于2020年全球GDP總量突增20%。一時間,全球范圍內的資本流動性大幅增加。而大宗礦產品屬于工業品原料,居于整體經濟鏈條的最上游,相比經濟的其他環節資本保值、增值的作用更強,向來是市場資本“偏好設置”的領域。因此,市場資本向資金較為安全的大宗金屬商品市場靠攏推動了商品價格的上漲。

                      同時,我國以獨到的、不可復制的抗疫方法率先從新冠肺炎疫情中突圍,為飽受疫情困擾的全球經濟注入了一針“強心劑”,成為全球經濟“災難后重建”中的“主心骨”和絕對牽引力。2020年,中國是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國家;2021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143670億元,同比增長8.1%。中國經濟發展以對大宗礦產品原料市場需求超半數的絕對貢獻,帶動了以銅、鐵為代表的大宗金屬礦產品市場繼續保持需求旺盛的態勢。更重要的是,自2020年第一季度后,全球大宗礦產品,尤其是金屬礦產品,越來越呈現出受“中國因素”作用的突出特點,即中國緊缺資源金屬的價格,如銅、鐵礦石等,由于中國需求旺盛被市場資本“倍數炒作”;而中國傳統優勢資源品種則因出口受阻,漲幅相對溫和。尤為突出的是,凡是具備了金融屬性(期貨盤)的金屬品種,更易受到資本的青睞;具備新能源屬性的金屬品種更易受到“中國需求”刺激而漲幅“一浪高過一浪”。

                      綜上所述,可以說“中國需求”核心驅動力疊加全球范圍內的資本放水,成就了2021年全球金屬礦產品全線上揚的行情。

                      2022年原料的穩定供應依舊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2021年不斷升高的價格已經快速壘高2022年金屬市場的風險,一旦下游消費傳導受阻或者炒作資金“撤場”,金屬產品價格將呈斷崖式下跌,嚴重威脅我國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

                      同時,全球范圍內疫情的不斷反復或使全球經濟進入新的發展模式,貨幣放水和擴大內需成為各國政府推動經濟發展的主要手段,各國經濟發展的內外部不確定性因素隨之增加。全球主要金屬礦產資源國如南非、巴西、智利、秘魯、印度尼西亞、印度等,因其國內疫情困擾而不得不采取的臨時性“封國、封關”措施或將常態化,資源輸出國為促進本國經濟發展而采取的限制資源初級產品出口的措施,均對我國金屬礦業原料的持續穩定供應產生階段性影響。與此同時,愈演愈烈的全球地緣政治危機也始終威脅著我國金屬礦業原料的穩定供應。因此,不確定性或將成為2022年全球經濟發展的代名詞。

                      在外部不確定性增加的環境下,2022年我國經濟也將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減弱的“三重壓力”。不僅如此,在我國“雙碳”的莊重承諾下,中國將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同時完成工業化和節能環保、履行大國責任的國家,今后在經濟發展中將面臨諸多無案例借鑒的不確定因素的困擾。

                      綜上分析,在內外部諸多不確定因素的影響下,2022年我國金屬礦業將在保供、穩價、發展和減排等多方重壓下謀求發展。目前來看,從2022年至實現碳達峰,我國金屬礦業將開啟新形勢下行業發展的探索。其中,原料的持續穩定供應愈發成為困擾我國金屬礦業的最大問題,而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的新經濟發展模式下,國內資源有效開發和充分利用現有再生金屬將成為實現行業原料持續穩定供應的關鍵。與此同時,產能產量“雙控”、大力規范金融市場秩序,嚴打金融資本投機炒作,嚴查現貨市場惡意操縱行為,打擊囤積居奇,規范實體市場的有效交易,不斷通過對實體經濟與金融市場的雙相調節和有效有力的政策紓解,有效化解因大宗金屬礦產品價格上漲對國民經濟通貨膨脹的壓力和威脅,則是未來較長時間內我國紓解危機、穩定經濟、持續發展的重要舉措。

                      2022年金屬礦產品價格前高后低、震蕩下行的可能性較大

                      2021年金屬礦產品價格上行的成因主要來自中國因素和金融資本的雙引擎。經推算,在2021年金屬價格的漲幅中,金融擾動因素占據56%左右,供需擾動因素占44%左右。因此,2022年,在美國加息的強烈預期下,炒作資本或大概率撤離,以銅為代表的基本金屬價格下行壓力變大。而鋼材價格在持續壓減產量的預期下,因“保供穩價”要求有下行可能,但由于2021年下半年已出現近20%的跌幅,預支了部分金融擾動因素的影響,2022年鋼材價格的跌幅將小于基本金屬,但鋼鐵原料端或將面臨相對較高價格的困擾,對鋼鐵行業利潤造成影響。同時,“雙碳”政策嚴格要求下的高排放、高耗能金屬或因供應受阻而價格相對堅挺,受需求刺激的新能源電池金屬也將同樣堅挺、活躍。

                      整體來看,2022年我國金屬礦業市場總體將呈現前高后低的運行態勢,主要金屬品種價格在第二、三季度間陡然下降的可能性較大,年均價格平均跌幅將超過10%。

                      具體來看,煤焦價格堅挺度強于鐵礦石,鐵礦石強于鐵合金,鐵合金行情強于長材,長材強于板材;有色金屬方面,新能源電池材料金屬強于小金屬,小金屬強于基本金屬。


                    闡述【金屬礦業還會“虎虎生威”嗎?】定期整理文檔文章,對金屬礦業還會“虎虎生威”嗎?該文有改善意見,歡迎電聯。 【脫毛機膠棒 本文網址:http://www.photolife66.com/show.asp?id=1225
                    女子初尝黑人巨嗷嗷叫